本港同步开奖结果,五点来料六合网,487055.com,628833看图解特马
所在位置:主页 > 628833看图解特马 >

历史今天:1975年高法特赦最后一批战犯

发布日期:2019-08-31 20:32   来源:未知   阅读:

  从顽固坚持反动立场且罪恶累累的战争罪犯变成热爱祖国热爱党,能够自食其力的普通劳动者,这天翻地覆的变化多么令人深思啊!

  1975年3月19日。这一天对全国百姓也许十分平常,但对于关押在抚顺、济南、西安和北京秦城等战犯管理所内的最后约300名、伪满、伪蒙疆战犯来说,却是非同寻常终生难忘的一天。因为在这一天里,他们将被最高人民法院宣布特赦释放。

  在这批即将获得特赦的原战犯中,有原第十二兵团中将司令官黄维,有原徐州“剿总”前进指挥部中将副参谋长、军统局北方区区长文强,还有原军统局西南特区少将副区长周养浩(小说《红岩》中特务沈养斋的原型)等等。

  早在1975年2月25日,公安部党的核心小组曾向党中央和周恩来总理上交了《关于第七批特赦问题的报告》。两天后,主席批示,要把在押战犯全部释放,给予每人以公民权;有工作能力的要安排适当的工作。

  3月8日,由当时的国务院副总理兼公安部长签发了这份报告。报告中指出,人大常委会特赦战犯的决定公布后,由最高人民法院向他们宣布并发给特赦释放通知书;11名首要战犯由统战部安排全国政协委员和文史专员等职务,工资为每月200元,同时要将这次活动进行公开的报道。

  在当时,这一文件特别是特赦的日期暂时是绝密的。但正在各管理所进行劳动改造的原战犯们,却从管理所里一些平常难以见到的如派专人给战犯们进行体检,测量身体尺寸准备发放新服装等等迹象猜测到最近可能要有什么新的举措。大家口中不说,却在默默地猜测,悄悄地做准备。

  3月19日这一天,位于辽宁省的抚顺市虽仍处在乍暖还寒的初春,但战犯管理所里却是一派春意盎然热气腾腾的节日景象。所有的原战犯全都穿上了新发的衣裤。虽然大家年纪都不小了,却个个像孩子一样,人人脸上流露出喜气洋洋的神态。大家心里都明白,决定他们一生命运的大事马上要发生了。

  上午9点整,全体战犯排着整齐的队伍走进礼堂。只见前面主席台上高高悬挂着主席的巨幅相片,两旁是鲜艳的五星红旗。战犯们个个屏住气息,静静地等待着最令他们激动的时刻。

  会议开始,最高人民法院代表张敏走上主席台,以庄重的语气向全体人员宣布:“遵照第四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次会议关于特赦释放全部在押战争罪犯的决定,我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对在押在抚顺战犯管理所的109名战争罪犯宣布特赦释放,并发给特赦通知书!”

  这惊人的消息好似在战犯们中间炸响了一个惊雷。虽然他们早就知道这一天即将到来,但还是不大相信自己的耳朵。毕竟他们中有很多人都曾经对中国人民和中国犯下了滔天罪行,甚至是血债累累啊!大家纷纷交头接耳,议论纷纷。这时,在主席台上的张敏继续高声宣布:

  遵照第四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次会议关于特赦释放在押战争罪犯的决定,本院对蒋介石集团战争罪犯黄维(男,71岁,汉族,江西省贵溪县人)宣布释放。

  听到这声音,坐在台下第一排的黄维立即站起身,恭恭敬敬走向主席台,躬身哆哆嗦嗦地接过特赦通知书。回座位后百感交集,激动得不知说什么好。他当年在双堆集战役中被解放军团团包围却拒绝投降,已成了战俘还不肯说出自己的真实姓名。在战犯管理所里他经常闹事捣乱拒绝改造,并多次给管理人员出难题。在1959年第一批特赦名单里原本有他的名字并通知家属去接他,却因抚顺管理所的坚决反对而一直拖到最后一批。

  因此,他在管理所整整改造了27年。早在1962年准备时,台湾当局为蛊惑人心,还专门给黄维开了个追悼会。就在特赦前的2月9日,黄维心绞痛突然发作濒临死亡。在党中央的直接关怀下,他被紧急送到当时东北最好的医院进行不惜一切代价的抢救。在抢救治疗过程中,国务院领导还要求公安部立下军令状要确保黄维在特赦前的生命安全,公安部也派来两位同志代表国务院了解检查黄维的治病情况。在各方的一致努力下,病危中的黄维终于在特赦令下达之前转危为安,奇迹般地恢复了健康。

  接着,张敏又继续宣读特赦令,其余的108位原战犯依次上前领取了决定他们晚年命运的特赦通知书。

  通知书发完后,黄维首先代表战犯上台发言,他激动地说:“……听到今天宣布特赦,我无限鼓舞,无限感激。我决心继续靠拢人民,重新做人,为祖国社会主义建设事业和解放台湾事业贡献力量。”黄维还当场作诗一首表达自己的激动之情:“党恩浩荡给再生,宽大改造换我魂。恩上加恩新生后,誓献余生为人民。”

  接着又有几名特赦人员上台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此时,会场内的气氛已达到前所未有的高潮,全体战犯们高呼口号表达自己难以抑制的激动,阵阵震耳欲聋的呼喊声此起彼伏,回荡在战犯管理所礼堂的每寸空间:“伟大的中国万岁!”“伟大的领袖毛主席万岁!”

  抚顺战犯管理所获得新生的战犯们发自肺腑的呼喊声,在祖国的天南海北都得到了强烈的呼应。因为与此同时,在西安、北京秦城、济南和内蒙古等地的同一个时间都举行了同样内容的大会。本次特赦,共释放最后在押的219名军官,21名党政人员,50名特务和两名伪满战犯以及一名伪蒙疆战犯同时被最高人民法院宣布特赦释放。当天,新华社、中新社、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央电视台、北京电视台等新闻媒体都向国内外播发了这条重大的新闻。

  特赦大会刚一散会,各地战犯管理所立刻将当年关押战犯时所暂时寄存在管理所的各种物件全部发还。令战犯们吃惊的是,将近30年过去,当年寄存在管理所的这些物件,大到皮大衣、蚊帐,小到胶鞋、剪刀甚至别针,全部都完好无损地发还到特赦人员手中。一位特赦人员在当年被关押时上交的手表已经坏了,如今发还时竟已经修好。大家纷纷称赞:“办事真是仔细认线点,抚顺战犯管理所举行了盛大的欢送宴会,俱乐部里摆放了12个大圆桌,为全体原战犯的新生送行。宴会上,战犯管理所所长金源站起身,在讲了许多鼓励特赦人员的话语之后,将手中的酒杯高高举起,激动地说:“我敬大家一杯,祝各位先生一路平安,晚年生活幸福!”话音刚落,大家立刻全体起立,眼含热泪,纷纷碰杯并将手中的红色葡萄酒一饮而尽。

  此时此刻,每个人的心情都十分激动,但谁都似乎有千言万语却又不知从何说起。这时,原国防部保密局浙江站站长章寒微泣不成声地感慨说:“这里是一所大学校,一所大熔炉,变有害为有利,化无用为有用。通过几年的改造,我的眼睛明亮了,头脑清醒了,认识了真理,分辨了是非,我要永远说好,还要用实际行动报答人民。”

  散会后,www.tk61.com。全体特赦人员开始清理自己的物品。按照管理所的规定,他们将原先所使用的旧物品全部上缴,然后依次到俱乐部欢天喜地地领取新的行装,每人一个大包。回去打开一看,只见里面有里外三新的棉被褥子各一床,床单枕头枕巾毯子等各一件,旅行袋一只。此外还有棉衣棉裤一套;府绸衬衫两件;棉胶鞋单鞋各一双;皮帽单帽各一顶;尼龙裤一条;绒衣、牙具、肥皂香皂、茶杯、手绢、卫生纸以及精装笔记本等各一件。同时每人还得到粮票40斤,零用钱100元人民币。管理所还专门派人来帮他们打点行囊。为表示对战犯管理所全体工作人员的感谢,大家推举原青年救国团赣东青年服务总队少将总队长蔡省三代表大家写了一封热情洋溢的感谢信交给管理所。

  3月20日晚,抚顺战犯管理所的全体特赦人员在参加完下午有公安部、最高人民法院代表及省市党政领导莅临的盛大欢送宴会后,大家怀着无比激动的心情登上了开往北京的12次列车,前往北京去接受党中央领导的接见并开始了他们从战犯到公民的崭新生活!

  人 民 日 报 社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复 制 或 建 立 镜 像